2019正规瑞波币平台
投資置業

瀾湄合作“高開高走”后,如何更“接地氣”

2019-11-04 15:02:23   來源:中國—東盟傳媒網   點擊:

文/陳麗冰

長達1880公里的昆曼高速公路建成通車后,全線所需時間短至20小時,從中國昆明到泰國曼谷實現了朝發夕至;隨著中老鐵路、中泰鐵路加快建設,連接瀾湄國家的泛亞鐵路中線正呼之欲出;一江連六國的瀾滄江—湄公河已經從一條自由流淌的河流轉變為一條逐漸被水電大壩所控制的河流,讓沿岸民眾更好地“靠水吃水”……

得益于瀾湄合作機制的創建,近年來,瀾湄六國在互聯互通、產能、跨境經濟、水資源、農業和減貧等領域取得了許多重大成果。與此同時,當世界處于大變革、大調整時,瀾湄合作的進一步發展也面臨著來自區域內外力量所帶來的諸多風險與挑戰。對此,瀾湄合作又該如何進一步完善機制,更好地造福沿岸民眾呢?

1.jpg

超越“擁堵”,實現“制度競合”

瀾湄合作機制最先由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第17次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提出,并于2016年正式啟動,旨在搭建中國與湄公河國家互利合作的平臺和相互溝通交流的橋梁,是對中國—東盟合作框架的有益補充。

不過在此之前,湄公河流域已經有為數不少的多邊合作機制,如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東盟-湄公河流域開發合作等。這些合作機制有交疊,也有競爭、沖突,以至于形成了制度的“擁堵”,在此背景下,瀾湄合作機制該如何與其他湄公河流域制度相互促進,協調發展?

在2019年9月20日舉行的中國—東盟大學(國別與區域研究)智庫聯盟論壇上,云南大學國際關系研究院副院長盧光盛提出了“制度競合”的概念。制度競合即制度競爭與相互合作的融合,簡單來說就是國際制度從相互競爭,轉向競爭性合作與合作性競爭的過程,多個制度之間可以從“原則、規范、規則和決策程序”切入去推進銜接,以及相互調試,從而實現制度的和諧、共存和發展。

“現在湄公河地區有各種各樣的機制,而瀾湄合作機制自正式成立以來,也引發了外部一些西方國家和域外國家的擔憂和疑慮,如瀾湄合作機制與大湄公河次區域合作即GMS之間是什么關系?是不是另起爐灶重新再來?這些問題都值得我們去討論、解決。”盧光盛說。

對此,他建議要在瀾湄地區推進制度的競合,如在諸多制度上,選擇積極、有效的制度,實現制度的競合,而不是“另起爐灶”、“厚此薄彼”;主動搭建制度合作架構,創造合作空間;中國應充分發揮在區域合作中建設性積極作用;調動湄公河國家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開展制度競合的早期收獲項目等。

“在推進制度競合上,中國應該當仁不讓,主動提供政治安全、經濟合作、社會文化的公共產品。而這些是GMS所不具備的方向,我們應該以適時、適度、適合為標準,充分顧及湄公河國家和民眾的尊重感等,更多分享利益。”盧光盛說。

2.jpg

探索第三方市場合作,實現多方共贏

湄公河流域東聯中國,西接印度,地理位置優越,能源礦產富集,經濟發展前景巨大,歷來是大國所重視的區域。近年來,除了中國和湄公河五國等域內國家外,日本、美國、韓國等域外國家也紛紛加大對湄公河地區的投入。尤其是對于日本而言,不僅確立了日本—湄公河合作機制,還幫助湄公河五國建設了“東西走廊”、“南部經濟走廊”等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極大提升了其在湄公河地區的影響力。

與此同時,中國作為瀾湄流域的域內國家,與湄公河五國山水相連,擁有域外國家無法比擬的地緣、人緣優勢。如此一來,中日兩國對湄公河地區的投入,自然也會存在一定的競爭。不過,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深入,雙方也逐漸意識到除了競爭,還可以探索合作,實現優勢互補和強強聯合。由此,第三方市場合作模式應運而生。

2018年5月31日,泰國東部經濟走廊中國—日本第三方市場合作國際研討在曼谷舉行,中日泰3國在會議上提出希望在基礎設施、交通物流、能源環境以及智慧城市等領域開展第三方市場的合作。泰國也由此或將成為中日兩國在湄公河地區實現互利共贏的試點。

“我們對于域外國家在湄公河地區開展第三方市場合作應該持開放、合作的態度,尤其是在中美貿易摩擦的背景下,與日本等域外國家在湄公河地區的合作或許可以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盧光盛說。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專家潘怡辰則表示,第三方市場合作模式可以將中國的優勢市場與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與發展理念結合起來,為廣大的發展中國家提供高水平和高性價比的產品與服務,來實現三方共贏,達到1+1+1大于3的合作效果。

“除了泰國,對于老撾和柬埔寨國家來說,也可以探索通過第三方市場合作來建立直接投資、對外貿易和對外援助三位一體的合作來促進互利共贏和合作發展。我相信,未來通過第三方市場合作的模式,湄公河領域國家的經濟發展潛力可以得到進一步釋放。”潘怡辰如是說道。

3.jpg

把握新機遇,釋放新動能

在推動瀾湄合作過程中,與東盟國家毗鄰的中國廣西、云南無疑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2019年8月,《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和《中國(山東)、(江蘇)、(廣西)、(河北)、(云南)、(黑龍江)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相繼獲批復,自此,廣西與云南的對外開放又迎來發展新機遇,同時還可以由此進一步推動瀾湄合作,深化中國—東盟經貿關系。

對此,潘怡辰認為,可以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協調中國國內的中歐班列、中越陸上基礎設施的中老鐵路建設以及包括國際海上航線的建設來提升通關便利化,進而促進瀾湄區域當地形成樞紐經濟。

另外,她還表示,自貿試驗區是中國在新形勢下深化改革開放和進一步擴大開放的一個試驗田,可以成為進一步加深中國—東盟經貿合作以及推進瀾湄合作的平臺和載體。

“2019年8月,中國國務院批準的6個自貿試驗區有廣西、云南、黑龍江3個省份,這是中國首次在沿邊地區設立自貿試驗區,此舉也是希望通過改革創新來助推沿邊的開放與發展,為中國進一步密切同周邊國家的經貿合作以及提升沿邊的開發經貿水平以及提供和可復制、可推進的改革經驗來進行這個努力。”潘怡辰說,未來,廣西和云南可以通過自貿試驗區更加開放的外資準入負面清單來吸引投資,并且在自貿試驗區和海關特殊監管區域內展開面向東盟的大宗特色商品交易、跨境電商,以及加強中國與東盟在通關認證以及標準劑量等方面的合作。


(責任編輯:樊金燕)
相關熱詞搜索:湄公河 瀾滄江 泛亞鐵路
  • 新聞推薦

Copyright 2006-2013 廣西《中國—東盟博覽》雜志有限責任公司 桂ICP備14000177號-1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186號桂ICP備14000177號 版權所有

2019正规瑞波币平台 永之胜配资 3d试机号 足球即时指数捷报网 半全场 捷报比分篮球直播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互利配资 美式足球皇冠比分网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推 十一运夺金 安徽来来麻将外挂 幸运3D色谱走势图 深圳风采 腾讯广东麻将1.5.0好友房 黑龙江省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